Sigh_深蓝

【0330】色彩

仅以此生贺献给我最爱的孩子。

绿色,曙光中新生的草木摇曳于那双明朗而隐约惺忪的瞳中。
金色,暮光中点燃的火焰投落在那双澄澈而略带杀意的瞳中。
灰色……你那双瞳中又映射着什么样的景色呢?
墙内,那条铺满了尖锐的废零件与碎石的长街,掀翻了瓦砾的建筑残留着无数被勾爪洞穿的痕迹,空气中流淌着血液与尸体的味道刺鼻地令人窒息,沉重而令人畏惧的脚步声震于耳畔。
墙外,巨木苍老的外皮上是死者临终前刻下的凌乱的遗言,折断了的枝干零零散散挂着已经破烂不堪的深绿色斗篷,还有不知名的、已经腐烂的躯体的某个部位,被丛林的冷风吹得摇摇晃晃。
骇人惊悚的长路上,你要如何走向这看不见的终点。
命运的锁链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你的脖子、四肢上,然后一点一点将你拖拽向远方。
[为什么总是离我们远去呢?]
那天被你拯救过的女孩绝望地瘫坐在城墙上,只有你的事才会让她那似乎早已冻结的双眼留下泪。存有着你的体温的红色围巾飘扬于黄昏的天空下,与你离去的背影一同被溶成和夕阳一样的颜色。
那个远方是什么?冰之大地,火焰之水,还是砂之雪原?是你期盼的墙外的世界吗?梦想的海市蜃楼迷惑着你的眼睛,你因而走向那个名为【人类希望】的深渊无法止步。

艾伦,艾伦,艾伦,无论多少次只要提起便能让我的内心走向远方的名字。

是谁说,圣人是不能被理解的?是谁说,完美的人就没有缺憾?
记忆中的你总是揽上一切走在前方,或是作为隐于人群中的杀手锏。被俘虏的不甘促使你体力不支时依旧狠狠撕咬着还未恢复的手臂,或是义务反顾地配合着韩吉至关重要而又疯狂的实验,即使皮肉被损坏地惨不忍睹。无论你做了多少,在最后的最后总是承受了所有的伤痛与悔恨,眼泪却从来不为自己而流。
那次被解救回来之后,你准确而清晰地念出着那些[为]你赴死的人的名字,你从曾经只是一股脑儿向前奋进变得开始常常深思熟虑,背过轻松谈笑的众人忧郁地沉默不语,担心着上一个悲剧的结局或将重现。
那些人说你成长了,我欣慰之余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,那个喜欢和同学打闹,偶尔有些小任性,对什么事都毫不松懈地坚持的艾伦,再也不能回到过去了。

不过,我很感激你那一如既往不变的纯净。
你对那个围着深红色围巾,已经准备和巨人同归于尽的女孩说[往后的岁月里,我将一直帮你围好。]
你让那个平日里总是冷冰冰的女孩露出难得的微笑,即使自己被摔了无数次。
你对着那个心事重重,同样和你背负着重责的女孩安慰到[你只要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。]
那个曾经骂你是个急着送死的笨蛋的男孩,如今和你一起走在[送死]的路上。
那个小时候总是被你护着的有点柔弱的男孩,也变得愈来愈勇猛,出彩的智慧成为军团不可或缺的核。
你的话,总是能用最简单的方式感染他人呢。

或许越纯净的东西,越容易遭受污染。
曾经驰骋于苍穹之下的弓矢,在巨木之森飞翔的鸟儿,人类的希望,在这一天自主落下光辉。处处散发着寒气的刑台上,你被铁链拴住了羽翼动弹不得,只是心潮澎湃地听着那些花言巧语。冰冷的利刃在你的额头深深烙下死亡的印记,血液任性地你面孔上绽开绝望的彼岸花。
[把我吃了,去拯救人类吧。]
[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。 ]
即使已经落入巨人口中,依旧拼命挣扎的你,却出乎意料地说出如此悲观的话语。
我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人将此视为懦弱,答案也是显而易见,因为那些人也不会理解你。
那份还有待质疑的罪孽把你引向崩溃的边缘,尽管还没有经过确认,但你也已经不由自主的默认了吧,艾伦,你已经习惯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了吗?
你瞳中的色彩被你所认识的世界一点一点抹去……死亡,悔恨,赎罪,剩下的这些东西映射在你的双眼中,灰色而又空洞。从未放弃过求生的你,想要放弃生命,连同一路指引着你的那个梦想,都要成为这个残酷的世界的祭品。可直到最后就算失去了自己的所有,也依然不会忘记让希斯托利亚代替自己去拯救人类。
有时候心痛到真想骂你一句笨蛋呢,你这孩子,他们的死都不是你造成的,你没有错。可是这样的你,又怎么忍心去责怪。
我不能去往你的身边,将你揽在怀中,轻轻地告诉你[你已经做的很好了],但庆幸你身边还有深爱着你的朋友,他们能够代替同样深爱着你的我们,重新将最绚丽的彩虹描绘于你最纯净的眸中。
一直向前走吧,艾伦,只是那个方向并不是通向深渊的,你的意志与梦想会成为不倒的路标,远方斑斓的世界将成为你的永恒的栖身之所。

宝贝,生日快乐。

PS.包含不少对漫画50话后的私人情感,想说的话太多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红莲弓矢和自由之翼所展现的都已经过去了,后面的篇章应该叫什么呢?